男子旅馆父母索赔95万被拒 法院:做个问卷调查

  避险效果避税销售

  6月26日,杭州萧山区临浦法庭开庭审理此案。因为双方分歧太大,法庭引入了一个新机制,叫“民情征询”,想了解一下社会对这个案子是怎么认识和判断,以此来帮助对案件的把握,以及用到调解中去。

  第二天,旅馆工作人员时发现,小伙子已经去世了。房间地上留有烧尽的“无烟炭”,房间的门窗、甚至是地漏都被用透明胶带封得严严实实。

  没想到,今年3月,小伙子年近半百的父母向萧山提起诉讼,以旅馆存在,没有尽到安全保障义务为由,要求旅馆赔偿95万元。

  在庭前,曾经找双方了解过情况,也试图进行庭前调解,但是双方分歧太大。小伙子的父母要赔95万元,旅馆的意思是这个明明是,我们怎么有责任呢?怎么要我们赔呢?

  这些旁听的社会人士,他们的角色不是“人民陪审团”,他们的意见也判决依据,而是用这种方法了解普通大众对此案的心理状态,用到调解中去。然后可以说,这不是我一个人的认为,而是大多数人都这样看待这件事。

  6月26日,法庭开庭审理此案。代表、政协委员、官员、教师、医护人员、律师等一共20人受邀旁听。

  父母提出旅馆的主要有两点,一是没有装,不晓得当时房间里发生了什么;二是没有烟感。他们觉得自己的孩子不一定是,而是意外事故。

  旅馆方面认为,从警方勘验的种种来看,目前的死亡结果应该是小伙子自己积极追求的,换句话说,就是。“我们既没有发现死者在房间内实施危害行为的法律义务,也没有发现的可能”,因此,不承担或责任。

  在庭前也向消防咨询过,对于被告这样的200平方米以下的小型旅馆,房间是否需要配备烟感探头及洒水喷头是不做强制要求的。

  庭后,向旁听的代表发放了一张问卷,各个代表们基本都认为死者的死亡原因最有可能是,问题包括对于死者死因的判断、旅馆责任的认定、是否对死者家属进行经济补偿等多方面内容。

  回收问卷后,还和大家更进一步聊了一下。通过谈话,又结合问卷调查结果的统计,大部分代表都认为旅馆没有,无需承担任何法律责任。但是考虑到死者父母的年纪也大了,一家人原本都是在萧山打工,经济状况也不好,确实值得同情。大部分人都认为旅馆出于主义的考虑,应该给予死者父母一定的经济补偿。

  昨天,案件的双方再次碰头,跟他们反馈了群众意见。结果,中午双方就达成和解。被告方旅馆没有,但自愿补偿小伙子的父母2.3万元。温暖的是,调解结束后,旅馆方面的律师自掏腰包也拿出2000元捐助给原告方。

  这是萧山法院首次在实践中应用“民情征询”这一机制。主要适用于案情比较复杂,双方矛盾尖锐的民事纠纷,让与法律原则相结合,以案件裁判的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相统一。